18秋拍丨五代敦煌曹元忠雕印《观世音菩萨像》

2018/11/5 14:52:51


北京伍伦2018年秋拍

五代后晋开运四年(947)敦煌归义军节度使曹元忠雕印《大慈大悲救苦观世音菩萨像》

46×32厘米


目前已知全球仅存6件

皆藏大英博物馆、大英图书馆、法国国家图书馆、法国吉美博物馆

此版画使用整张麻纸印刷,是存世尺寸最大的一幅

亦是品相最完美的一幅

发愿文末署名“匠人雷延美”,是为现知最早存姓名于印刷品实物中的刻印工匠

它是国内已知唯一一件出自敦煌藏经洞的五代版印《大慈大悲救苦观世音菩萨像》

首现中国拍场




沙洲在大唐帝国的三百多个州里,属于较小的一个。它下辖敦煌、寿昌二县,共有十三乡。1900年敦煌藏经洞的发现,使这个偏远的弹丸之地声色跃于纸上。


敦煌莫高窟  第16窟  甬道北壁  第17窟(藏经洞)入口


7-10世纪的敦煌在历史上曾经先后属于唐朝(618-786年)、吐蕃(786-848年)、归义军(848-1036年)统治。公元755年,安史之乱爆发,驻守河西的唐军劲旅前往中原靖难,吐蕃趁机北上,于786年占领敦煌,是为“吐蕃统治时期”。



伍伦2018年秋拍

中唐(公元815-838年)  吐蕃统治时期  敦煌写本

古藏文《大乘无量寿综要经》(局部)  30×408厘米


848年,沙洲豪强张议潮起义,赶走吐蕃守将,夺取瓜、沙二州。851年,唐王朝设立“归义军”,封张议潮为节度使。归义军虽然是唐朝设立的一个军镇,但独立性很强。唐末,节度使张承奉叛唐建立西汉金山国914甘州回鹘所灭。沙洲长史曹议金夺取政权,开启了敦煌的曹氏归义军统治时期,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地方王国。



安西榆林窟  第19窟  甬道南壁  曹元忠供养像  五代


敦煌在曹氏的统治下政治稳定,经济繁荣,维持了130多年。曹议金之子曹元忠(?-974年)是五代后晋时期的第四任敦煌归义军节度使,也是掌权时间最长的归义军节度使。其在任三十余年间,保障丝绸之路通畅,促进各民族文化交流,支持佛教,开窟造像,大规模雕印佛像、佛经。
藏经洞中尘封了三种他舍资雕造的印刷品:大晋开运四年(947)《大圣毗沙门天王像》、《大慈大悲救苦观世音菩萨像》、天福十五年(950)《金刚经》。


大英博物馆藏《大圣毗沙门天王像》


法国国家图书馆藏《大慈大悲救苦观世音菩萨像》


据统计(文献数据来源:International Dunhuang Project),《大圣毗沙门天王像》大英博物馆收藏1件,大英图书馆收藏1件,法国国家图书馆收藏14件,共16件;《大慈大悲救苦观世音菩萨像》大英博物馆收藏3件,大英图书馆收藏1件,法国国家图书馆收藏8件,巴黎吉美博物馆收藏1件,共13件(加拿大安大略皇家博物馆收藏有一件残片),其中图文俱全者仅6件;《金刚经》法国国家图书馆收藏2件。


伍伦2018年秋拍有幸征集到一件源自敦煌藏经洞的五代版印《大慈大悲救苦观世音菩萨像》。观音像如白描勾勒,肃穆庄严而不失飘逸灵动,造型上延续隋代观音体态,同时吸取吐蕃统治时期盛行的密教观音曼荼罗特点,繁复华丽。画面构图简洁,观音像四周单边,两侧文字版框以莲台立柱形式表现,随观音身上的飘带自然分列,并不刻意追求一致,意趣盎然。


北京伍伦2018年秋拍

《大慈大悲救苦观世音菩萨像》局部透光图


右柱镌:“归义军节度使检校太傅曹元忠造”条记,左柱镌:“大慈大悲救苦观世音菩萨”像名。观音像下发愿文无版框,文曰:“弟子归义军节度瓜、沙等州观察处置管内营田押蕃落等使、特进检校太傅、谯郡开国侯曹元忠雕此印板,奉为城隍安泰,阖郡康宁。东西之道路开通,南北之凶渠顺化,励疾消散,刁斗藏音,随喜见闻,俱霑福佑。于时大晋开运四年丁未岁七月十五日纪。匠人雷延美。”字体粗犷,一如归义军时期敦煌写卷风格。


“匠人雷延美”题名十分宝贵,他是现知最早存姓名于印刷品实物中的刻印工匠。从法国国家图书馆所藏天福十五年(949)曹元忠主持雕印的《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可知,从开运四年(947)到949年两年内,雷延美已经由“匠人”升为“雕版押衙”了。同时,发愿文中“雕此印板”之语,作为雕版印刷专用术语首见于印刷品实物。


“大晋开运四年丁未岁七月十五日”正是五代时期后晋——公元947年的盂兰盆节。盂兰梵语,译作倒悬,盆是指供品的盛器。佛法认为供此具可解救已逝去父母、亡亲的倒悬之苦,语出《盂兰盆经》中的典故“目连救母”。虔诚的佛弟子曹元忠选在这一宗教意味浓厚的日子里雕造解救终生苦难的观世音像和保佑一方安宁的毗沙门天王像,足见其作为敦煌地区统治者希冀于动乱中求片刻安定的愿望。


北京伍伦2018年秋拍

五代后晋开运四年(947)敦煌归义军节度使曹元忠雕印《大慈大悲救苦观世音菩萨像》  

46×32厘米




五代时期敦煌归义军节度使曹元忠舍资雕造观音像存世量调查


(文献数据来源:International Dunhuang Project)


《大慈大悲救苦观世音菩萨像》,法国国家图书馆收藏8件,其中图文俱全者2件;巴黎吉美博物馆收藏1件,有填色;大英博物馆收藏3件,图文俱全者2件;大英图书馆收藏1件,有填色;加拿大安大略皇家博物馆收藏1件,可能为残片。

法国国家图书馆 8件

图文俱全者        2件


1.Pelliot chinois 4514(6)1  尺寸不明



2.Pelliot chinois 4514(6)2  尺寸不明



3.Pelliot chinois 4514(6)3  尺寸不明



4.Pelliot chinois 4514(6)4  尺寸不明



5.Pelliot chinois 4514(6)5  尺寸不明



6.Pelliot chinois 4514(6)6  尺寸不明



7.Pelliot chinois 4514(6)7 尺寸不明



8.Pelliot chinois 3965  20.5×13.3cm



吉美博物馆  1


9. E.O. 1218 D.  34 x 23.8cm



大英博物馆  3


图文俱全者  2件


10. 1919,0101,0.242  31.7×20cm



11. 191901010.243  32×20cm



12. 191901010.244  63×42cm



大英图书馆  1


13. Or.8210  43.8 x 26.8cm



著录:

Binyon, L., Catalogue of Japanese and Chinese woodcuts preserved in the sub-department of oriental prints and drawings in the British Museum. London: British Museum, 1916. 


Stein, M. Aurel, Serindia. Detailed Report of Explorations in Central Asia and Westernmost China. Oxford: Clarendon Press, 1921. 


加拿大安大略皇家博物馆  1


14.编号与大英博物馆联属,241。无图,可能为残片。




五代是继唐代之后出现的一个大动荡、大分裂时期,北方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五代更迭;南方吴、吴越、前蜀、楚、闽、荆南、后蜀、南唐和北方的北汉十国并存。然而,雕版印刷事业却在这种混乱割据的局面下取得了较大的发展。正如明人胡应麟在《少室山房笔丛》中所论:“雕本肇于隋时,行于唐世,扩于五代,精于宋人。”


然隋代印本前所未见,唐代早期印本仅有盛唐、中唐之梵文陀罗尼经咒,晚唐者如咸通九年(868)《金刚经》、历书等亦稀如星凤。敦煌藏经洞中所出曹元忠主持雕印的三种佛像、佛经,很可能是第一批真正的敦煌印刷品。作为五代时期雕版印刷的重要组成部分和珍稀传世文物,它们在中国印刷史、文化史、佛教史、地域史等方面具有非凡意义。


而伍伦此件五代后晋开运四年(947)敦煌归义军节度使曹元忠雕印《大慈大悲救苦观世音菩萨像》,使用整张麻纸印刷,未经裁切,是存世7件图文俱全的观音像中尺寸最大的一幅,亦是足以傲视英法博物馆藏品的品相最完美的一幅。它作为国内已知的唯一一件出自敦煌藏经洞的五代版印《大慈大悲救苦观世音菩萨像》,首现中国拍场,实为石室遗珍,学界、藏家当宝之。


参考文献:

白化文,《敦煌汉文遗书中雕版印刷资料综述》,《大学图书馆通讯》,1987年第3期

白化文,《曹元忠与雷延美》,《出版史料》,2004年第4期

李致忠,《五代版印实录与文献记载》,《文献》季刊,2007年1月第1期

荣新江,《敦煌历史上的曹元忠时代》,《敦煌研究》,2006年第6期

吴建军,《五代敦煌曹元忠统治时期雕版印刷研究》,《装饰》,2013年第4期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18号恒基中心办公楼一座1909室
  • 电话:010-65188159   010-65185991(传真)
  • 邮箱:wulun@wulunpaimai.com

©版权所有:北京伍伦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京ICP备160423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