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春拍丨周绍良先生藏经五种

2019/5/13 17:26:17

周绍良先生藏敦煌唐人写《金刚经》


3600多号敦煌遗书《金刚经》中唯一的汉藏注音本


启功题引首


钤印:启(朱)启功私印(白)元伯(朱)蠹斋(朱)


“蠹斋”为周绍良先生斋号。周先生曾拜于陈垣(援庵)先生门下治史,与启功先生有同门之谊。

7-8世纪  敦煌唐人写《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卷首

钤印:周绍良经眼(白)

7-8世纪  敦煌唐人写《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卷尾


题记:

我愿常侍佛,遂愿得出家。常修净梵行,世世度众生。[虚]空法戒(界)净,我愿亦如何。发愿已,至[心]归命礼佛宝。弟子范光晖共(供)养。


周绍良先生藏7到8世纪敦煌唐人写《金刚经》,首脱尾全,现存9纸,181行,计360.3厘米,高27.6厘米。原状未整修。

7-8世纪  敦煌唐人写《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局部


方广锠先生撰《周绍良先生藏<金刚经>跋》云:


“周绍良先生所藏此卷在行间对一些汉文词语注有藏文。藏文的书写规则应为从左到右横向书写。但因古代汉文为从上到下竖向书写,故本号行间加注的藏文也一律竖向书写。笔者寡闻,在3600多号敦煌遗书《金刚经》中,此种在汉文经文旁加注藏文本,唯此一见。

……

我们知道,吐蕃统治时期,敦煌著名僧人法成曾从事藏汉佛典的互译。英国图书馆至今保存有当年他翻译圆晖著《楞伽阿跋多罗宝经疏》所用的汉文底本,不少文字旁注藏文,以为翻译时参考。那么,本号《金刚经》上标注的藏文,是否也是法成或其他哪一位计划将《金刚经》由汉译藏前所注?还是某位藏族僧人阅读汉文《金刚经》时所注,以供本人参考?凡此种种,颇有兴味,值得深入研究。”




周绍良先生藏《瑜伽师地开释分门记》(中有《八转声颂》)


全世界仅有法国国家图书馆、中国北京大学藏有《八转声颂》敦煌遗书抄本,此为第三件


敦煌遗书中罕见的大字

9世纪下半叶敦煌写经《瑜伽师地开释分门记》背面卷首

中:2×2.2厘米 有:2.5×3厘米 八:1.5×2.5厘米 转:2.8×3.1厘米 声:3.6×5厘米 颂:2.8×3厘米

9世纪下半叶敦煌写经《瑜伽师地开释分门记》正面卷首


9世纪下半叶敦煌写经《瑜伽师地开释分门记》正面卷尾

9世纪下半叶敦煌写经《瑜伽师地开释分门记》正面局部

钤印:至德周绍良(朱)


周绍良先生藏《瑜伽师地开释分门记》一卷,存10纸,长275.9厘米,高30厘米。正面抄写147行,背面抄写94行,共计241行。现代已修整,接出护首、天竿与拖尾。


唐僧玄奘西行的目的之一,就是寻求《瑜伽师地论》。玄奘回国后,将该论译为汉文,计100卷,成为中国佛教唯识宗立宗的基本典籍。9世纪下半叶,即敦煌归义军统治时期,著名义学僧人法成曾参照唐玄奘译《瑜伽师地论释》,为弟子们讲解该《瑜伽师地论》。听讲弟子有洪真、一真、悟真、福慧、谈迅、福赞、福性、法镜、智慧山、明照等等。法成的讲解包括科分与疏义两方面,弟子在听讲现场做了笔记。本遗书即为保存在敦煌遗书中的某弟子笔记,内容为对“本地分”的科分,即《瑜伽师地论》卷第二、卷第三部分文字的科分。


方广锠先生撰《周绍良先生藏<瑜伽师地论开释分门记>跋》云:


“现知敦煌遗书存有此类分门记数十号,其中与本号内容基本对应者约有2号,即伯2035号、斯2552号。日本《大正藏》曾据该2号录文收入第85卷。《藏外佛教文献》亦曾依据伯2035号发表过整理本。由于这些笔记由不同弟子分别记录,内容难免有详略差异,本遗书的发现为整理这一文献提供了新的资料。


令人意外的是本遗书正面第八纸抄写《八转声颂》一篇。首尾具全,有首尾题,首题下署“国大德三藏法师法成译”。《八转声颂》乃用两首偈颂论述梵文名词的八格变化,每首五言八句,是古印度声明学的重要著作。前此,我们仅知道法国国家图书馆及中国北京大学藏有《八转声颂》的敦煌遗书抄本,现知天地间尚有第三个抄本,由周绍良先生收藏。


位于第八纸的《八转声颂》(局部放大)

侧锋用笔,使转方折,贼毫四出,是唐代使用有芯硬毫笔的力证



周绍良先生藏邵章剪裱敦煌唐人写经扇面

《法华经·序品》剪裱扇面

款识:右敦煌唐经一百二十字伯褧剪裱

钤印:邵章(白)  周绍良印(白)


邵章(1872-1953),近现代藏书家、版本目录学家、书法家。字伯炯、伯絅,亦作伯褧,号倬盦、倬安,又署崇伯。浙江仁和(今杭州)人。光绪二十九年(1903)进士,留学日本,毕业于法政大学。历任翰林院编修、杭州府中学堂、湖北法政学堂及江三省法政学堂监督,奉天提学使,北京法政专门学校校长,北京政府评政院评事兼庭长、代院长等职。

 

富收藏,精研碑帖,工书法,四体皆通,浑厚庄重。清俸所余,即购书册,家有藏书处“石灯庵”。光绪二十七年(1901)竭力创建“杭州藏书楼”,并向社会开放,为后来成立浙江图书馆打下了基础。


其诗文亦名重一时, 著有《云淙琴趣词》、《倬庵诗稿》、《倬庵文稿》、《古钱小录》、《邵章遗墨》、《云缪琴曲》等。曾校刊《四库简明目录标注》,编著《四库全书简明目录标注续录》。

 

中国国家图书馆藏敦煌遗书BD15334号上钤有“邵章”白文印章。

《法华经·序品》剪裱扇面局部



周绍良先生藏《无量佛功德卷》


《无量佛功德卷》跋(节选)

周绍良

(周绍良著《绍良书话》,中华书局,2009年8月)


明刊本,方册装,一册。

这是一本极为别致之宝卷,专为宣扬武当山而编造者。

书面签题“无量佛功德卷”,实则内容与无量佛全不相涉。

内封分上下栏,上栏镂群仙朝山图像,两边有联:“幽明之理,若欺乎人,即欺乎鬼神;善恶之报,不在乎报,即在乎子孙。”下栏中间题“武当山宫观仙迹记”,两边亦有联:“虽未到仙山,好景急忙观不尽;未游仙境,斯篇仔细看皆知。”联左右各镌一力士。次页镂金殿祖师上帝像,两旁联语:“顶镇乾坤,天下无双圣境;峰连霄汉,大明第一仙山。”


次万历八年(1580)万恭《武当山仙迹序》。正文分上、中、下三栏,上栏专记武当山各处胜迹,并无篇题;中栏插图,写净乐王事迹;下栏为《敕建武当山启圣仙迹记》,通篇为二、三、四字句,为一般宝卷通常之体。

书末题“万历八年虽在庚辰蕤宾月上浣之吉彬轩日新堂刊行。”再后为诗八句:……

最后为题识八行:……

此册盖朱睦舣特为印制而“贡”于武当山者。

所谓“周府”,乃明成祖(永乐帝朱棣)同母弟周定王,《明史》卷一一六有传。朱棣子宪王有燉,为名曲家,有《诚斋乐府》等书传世。“睦”字辈为朱橚五世孙。嘉靖十七年(1538),周王睦㰂死,子勤熄先卒,孙朝堈嗣。三十年(1551)死,子在铤嗣。睦舣乃以曾祖父辈管理府事,即刻此卷者。

钤印:蠹斋(朱)  周绍良印(白)  至德周绍良所珍爱书(朱)  至德周绍良(朱)  周绍良藏(朱)  蠹斋秘籍(白)  五世书香(朱)  启晋藏书(白)

开本:14×26厘米  半框:12.4×18.2厘米




周绍良先生藏《玄天上帝垂训文》

武当山是湖北道教名山,祀玄天上帝真武之神。据《大岳太和山志》载,早在唐代贞观年间,即于山中修建五龙祠,宣扬道教。宋元时期,武当山道教建筑逐渐增多。据明人李贽《续藏书》记载,成祖朱棣靖难誓师祭纛时,只见“被发而旌旗者蔽天”,成祖以问道衍,答是北方之神玄武帝,“于是成祖被发仗剑相应”。靖难成功后,朱棣特为之在武当山大兴土木,《明史·方伎传》言“费以百万计”。武当派由于明成祖大力推崇,一跃而在道教中占重要地位。


周绍良先生《新刊武当足本类编全相启圣实录书记》(《文献》,1985年7月)云:


“‘真武’道经……《武当山玄天上帝垂训》,据文中云是‘大德五年(1305)十二月二十四日武当山灵观庭化笔’,似指‘乩笔’之类文字而言,那么是元成宗(铁穆耳)时代的产物了。全文为六字句,是一篇劝善文,近于《太上感应篇》之类文字。

……

又一册,明万历四十八年(1620)刊本,包背装,竹纸印,仅六叶。书面题签:‘《玄天上帝垂训文》’,半叶九行,行十八字,方体宋字。开卷首题‘《武当山玄天上帝垂训诫文》’,全文即梵夹本之《玄天上帝垂训》,而于原书‘大德晚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武当山灵应观庭化笔’句后加‘《玄天上帝垂训文》’一标题,将全文分为两节。事实似应以此本为正,盖梵夹本漏之。书末题‘万历四十八年岁次庚申孟春信官朱朝臣、长男信官武举朱应登诚心刊施。’


明代武当山在道教中占重要地位,所以刊刻关于玄天上帝和武当山的书籍颇多,在当时社会上,崇祀真武之神与碧霞元君是很流行的。”

考以《西江志》,可知刊施人朱朝臣、朱应登分别为万历元年及万历四年举人。


钤印:蠹斋(朱)  至德周绍良所珍藏爱书(朱)  周绍良印(白)  至德周绍良(朱)

开本:15.7×27厘米  半框:13.8×19厘米



周绍良先生生平


周绍良(1917-2005),我国著名红学家、敦煌学家、佛学家、文史学家、收藏家、文物鉴定专家。


曾任人民文学出版社古典文学编辑室编辑,中国红楼梦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唐史学会副会长,中国敦煌吐鲁番学会语言文学分会会长,《敦煌古文献》常务编委,国家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顾问,文化部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北京市公交协会名誉会长。第七、八届全国政协委员。


主要著作有《敦煌变文汇录》、《敦煌文学刍议》、《敦煌写本<坛经>原本》、《绍良丛稿》、《红楼梦研究论文集》、《<唐才子传>笺证》、《清代名墨谈丛》、《曹素功制墨》、《蓄墨小言》、《<百喻经>今译》,《唐代墓志汇编》等。


周绍良先生祖籍安徽建德(今东至),生于天津。其曾祖父为清末两江总督周馥(1837-1921),从宦之暇,编纂出《治水述要》一书,为近代整顿黄河的一部重要参考书。


他的伯祖周学海精通医术,编纂有《周氏医学丛书》,是中医学最大的丛书之一。


祖父为实业家周学熙(1866-1947),北洋政府时期曾任财政总长,编印过《师古堂丛书》。


父亲为佛学家周叔迦(1899-1970),著有《中国佛教史》、《八宗概论》、《因明新例》、《新唯识论》诸书。


周先生的几位伯父亦是著名学者,如藏书家周叔弢先生,其收藏与当时的李盛铎木犀轩、傅增湘藏园齐名,解放后全部捐赠北京图书馆(今国家图书馆)、天津图书馆、故宫博物院等处,1979年将其所藏敦煌写经256卷捐予天津艺术博物馆,成为该馆颇负盛名的收藏。


周绍良先生先后师从古文字学家唐兰、文史学家谢国桢、历史学家陈垣、孟森、钱穆等诸先生,其学术成就是多方面的,对敦煌文献的研究,当属荦荦大者。


周先生对敦煌学的兴趣从三十年代初便已开始。当时,与周家熟识的刘复(半农)先生正在出版《敦煌掇琐》,周叔迦先生正在北京图书馆辨识《敦煌劫余录》中不知名的经卷,与王重民先生等敦煌学者同事。两代学者的交流促进了周绍良先生研究敦煌学的兴趣,促使他着手收集、抄录并研究一些敦煌卷子。


《敦煌变文汇录》是周绍良先生所编的世界上第一部变文类材料总集,末附《敦煌所出变文现存目录》,实属开山之作。《<长兴四年中兴殿应圣节讲经文>校证》一文则是周绍良先生在校勘、注释敦煌俗文学方面的代表性力作,显示出雄深的学力。周绍良先生研究敦煌学,由于各方面的便利,得以占有第一手材料。《悉达太子修道因缘》和《补敦煌曲子词》就是他提供的新材料。


19876月,国际敦煌吐鲁番学术会议在香港召开,周绍良先生应邀参加,宣读了《敦煌文学概论》一文,涉及面之深广令人叹服,美国汉学家梅维恒(Victor H. Mair)将其译为英文。


周绍良先生富藏书,他收藏的民间宗教宝卷中多不经见之珍品,每得一本,往往写些小跋,明藩府刻本《无量佛功德卷》即有一跋收入《绍良书话》。先生收藏的通俗小说6600册全部捐赠天津市图书馆。收集的唐代墓志拓片四千余通,编为《唐代墓志汇编》。


周绍良先生喜收藏,其古墨收藏品皆为清代有干支纪年及具有名款之品,为研究古墨发展史的重要实物资料。1966年他亲自致函故宫博物院,愿将所藏古墨、书画等文物1,030件(其中清墨1000块、字画28件、资料2件)捐献。周绍良先生的捐献丰富了故宫博物院古墨及书画藏品,为完善和丰富故宫的藏品体系做出了很大贡献。

参考文献:


白化文《周绍良先生的学术活动》,《文献》,1989年4月。


故宫博物院景仁榜。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18号恒基中心办公楼一座1909室
  • 电话:010-65188159   010-65185991(传真)
  • 邮箱:wulun@wulunpaimai.com

©版权所有:北京伍伦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京ICP备160423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