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版《本草纲目》品鉴会

2021/7/26 20:27:59


2021720日下午,伍伦拍卖举办金陵版《本草纲目》品鉴会。与会专家有:中国国家图书馆研究馆员李致忠先生、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国医史文献研究所研究员郑金生先生、故宫博物院图书馆研究馆员翁连溪先生、中国国家图书馆研究馆员赵前先生。



各位专家就伍伦2021年春拍拍品制锦堂本金陵版《本草纲目》发表了极为专业的见解。



李致忠先生

中国国家图书馆研究馆员


李先生谈到:《本草纲目》是属于全世界的文化遗产,是中国医药书籍当中的“白眉”。金陵版《本草纲目》的全本我们国内只有三部,从递藏和来源情况来看,制锦堂本金陵版《本草纲目》是相当“正统”的,因为有的馆藏的本子是从日本回归的,而这个本子一直在由我们中国人收藏。我们不能小看这个版本的价值。我的想法是,无论谁为藏主都应该感到骄傲,应该细心加以保护。




郑金生先生

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国医史文献研究所研究员


郑先生谈到:《本草纲目》是我们中国药学、医学,乃至中国人运用物质的一个宝库,是一个展览馆,是一个博物馆。越研究越觉得李时珍伟大!《本草纲目》“立言破惑”,其中有很多李时珍自己的新见解,对现代医药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网络上有人说《本草纲目》里有糟粕,我说如果你到了一个国家参观,你要知道这个国家的历史文化,是去看小卖部还是去进博物馆?他们说当然进博物馆了。你要搞实用的东西,油盐柴米肥皂牙刷,你到小卖部去;但是你要了解这个国家的历史文化,它既有庄严美好的,也有迷信落后的,什么都有,但是它能展示你的是整个国家的文化和历史。


金陵版《本草纲目》为什么这么宝贝?它是《本草纲目》的第一个版本,李时珍亲自参与刊刻,最能反映作者的个人思想和意愿。后来的各种版本反复刻印,容易出错,在版本学里面我们应该找最接近作者的那个版本,金陵本就是这样的一本书,入选了世界记忆名录。


今天摆在这里的制锦堂本金陵版《本草纲目》,当时申报第三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的时候,国图几位先生说我是搞本草的,让我来看一下,我一看就觉得这是金陵本的,后来经过仔细研究,更加确定它就是金陵本。我看到制锦堂本感到很激动,有的馆藏金陵本是从日本反传的。这么说吧,从上海名医丁济民在民国时候(1947年)发现金陵本以后,这么几十年就没有再发现过与流传日本的本子不一样的金陵本。


我们中国本土发现的金陵版《本草纲目》只有两个版本,一个是中医研究院收藏的,还有一个就是制锦堂本。制锦堂本是近年来新发现的,为我们研究《本草纲目》的原始面貌增添了最可靠的资料。



翁连溪先生

故宫博物院图书馆研究馆员


翁先生谈到:从制锦堂本金陵版《本草纲目》的纸张、字体、印刷的方法,还有内容上看,这就是万历二十一年金陵胡承龙的刻本。它非常珍贵,是国内可流通的唯一一部全本。还有一部是上海图书馆的公藏,一部收藏在中医研究院,国内就这三部。中医研究院的金陵本在上海展览的时候我翻过,可以说,初刻初印的金陵本现在基本没有了,找不到存世的了。


我看这个制锦堂本金陵版《本草纲目》非常好,它的字体、它的大字、小字刻的非常到位,因为不是初印,有的地方漫漶了,但是漫漶有好多原因。第一雕版印刷时间线拉的比较长,同一部书,有的板子已经刻完了,有的板子好多年以后才开始刻,导致最后有的板子还没刻完,前面的板子已经有裂板了;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板子的材质问题。这么大部头的书上千块板子,私人刻书不可能有那么大财力、势力、精力都找枣木板、梨木板这些材质好的,板材还有芯跟边的区别,老和嫰的区别,差距非常大。一部书刻完以后,材质好的版子印过还是新的,板材不好的话,甚至印一版书已经都漫漶了。


制锦堂本金陵版《本草纲目》是近几年发现的,2010年被评为国家珍贵古籍,在国家图书馆办过展览,好多人都关心这部书的去处。我们想它最好的归宿还是归国家收藏,私人如果有善心、有公心的人可以买了捐给国家,国家图书馆都没有金陵版《本草纲目》。刚才几位先生也都讲了,不管它在谁那儿,都要好好的保存着吧,如果归了国家,国家善本库里又增加了一员。



赵前先生

中国国家图书馆研究馆员


赵先生谈到:第一,金陵本《本草纲目》是胡承龙刊刻的,用了四年的时间完成的。但是只过了十年,也就是到了万历三十一年(1603),张鼎思刻《本草纲目》的时候,金陵本《本草纲目》已经非常少见了。当时江西有个仕宦叫夏良心,他曾给张鼎思刻的《本草纲目》做了一篇序,序中有这样一段话:“大有裨于生人,非特多识资也。而初刻未工,行之不广。”夏良心认为金陵本《本草纲目》作为初刻本,刻的不是太好,且流传不广。于是,他与张鼎思一起合作,重新刻了一部《本草纲目》。我个人理解,张鼎思在刻《本草纲目》的时候,胡承龙刻的《本草纲目》已经是很少见了,所以张鼎思才会有刊刻《本草纲目》的动议。刚才郑先生也对金陵本《本草纲目》的存世情况进行了简单的介绍,目前在国内一共只有三部,前两部都是在公藏:一部在上海图书馆,一部在中医研究院图书馆。这是唯一一部在民间收藏的。民间能有这么一套全的金陵本《本草纲目》,应该说是非常难得的。


第二,就是胡承龙在刊刻《本草纲目》的过程中,李时珍和他的儿子都参与了。李时珍除了写稿外,他也参加了校稿工作。《本草纲目》书版刻完的时候李时珍还在世,但是印刷成书的时候,他已经去世了,李时珍最终没有见到成书,但是校勘工作他基本都参加了。李时珍的孩子也一直参与刊行金陵本《本草纲目》的相关工作。胡承龙刻的《本草纲目》,是唯一一部李时珍直接参与校对刊刻的版本。也就是说,金陵本《本草纲目》是最靠近李时珍原创的版本。所以从版本学的角度看,它是祖本,是第一个版本,后来的《本草纲目》,都是以此为底本翻刻的。 因此祖本的意义是非常重要的。


《本草纲目》不仅仅是中国人重视,像西方的达尔文、李约瑟都曾经有过很高的评价。这部《本草纲目》作为国内唯一一部留存在民间的珍本,由衷希望有识之士得到后,珍之爱之。


与会者合影



明万历二十一年金陵胡承龙刻明重修本《本草纲目》五十二卷图二卷


明制锦堂重修本

八函三十四册  

开本:17.4×29.1cm


著录:

1.《楮墨芸香:国家珍贵古籍特展》,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0年6月

2.第三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编号08384)

3.《第三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图录》,中国国家图书馆,2012年

4.《册府千华:民间珍贵典籍收藏展》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5年7月

 

展览与大事记:


1.2010年6月,楮墨芸香:国家珍贵古籍特展,中国国家图书馆

2.2013年,由文化部颁发第三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证书(编号08384)

3.2013年12月,古籍普查重要发现暨第四批国家珍贵古籍特展,中国国家图书馆

4.2013年7月8日,中央电视台《国宝档案》播出《金陵本<本草纲目>》,是介绍本拍品的专题节目

5.2015年7月,册府千华:民间珍贵典籍收藏展,中国国家典籍博物馆

6.2017年9月,册府千华:河南省藏国家珍贵古籍特展,河南省图书馆

7.2018年5月26日-30日,李时珍诞辰500周年纪念展,湖北蕲春李时珍纪念馆

8.2019年9月7日-2020年1月5日,中华传统文化典籍保护与传承大展,中国国家典籍博物馆。

 

伍伦2021年春季文物艺术品拍卖会


预展时间:2021年7月30日-31日,上午9点-晚6点

拍卖时间:2021年8月1日,下午3点

展拍地点:北京市东城区北京站东街9号湖南大厦10层B厅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18号恒基中心办公楼一座1909室
  • 电话:010-65188159   010-65185991(传真)
  • 邮箱:wulun@wulunpaimai.com

©版权所有:北京伍伦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京ICP备16042377号